2021-03-15 19:02:45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一個法國人在面對逼問時可能會承認,其他國家也能出產勉強入口的葡萄酒和奶酪。但是面包?他們會說,沒有一個國家能接近法國的水準。

參考消息網3月15日報道 (文/安東尼·佩里格林)

上帝啊,法國人是多么熱愛談論面包呀。生活在他們中間,有時我發誓,如果我再聽到關于這個話題的一個字,我會立刻發狂。法國人對面包比對葡萄酒和奶酪更癡迷。一個法國人在面對逼問時可能會承認,其他國家也能出產勉強入口的葡萄酒和奶酪。但是面包?他們會說,沒有一個國家能接近法國的水準。

當然,法國人總在吃面包。這取決于你相信誰的數字,這個國家每天吃掉3000萬到3200萬條面包。這相當于每個法國人每天吃掉半根法棍。這個數字低于1970年的每天一根法棍和1900年的每天三根法棍。但這仍然是個龐大的數量。而且,我敢肯定,沒有哪個國家會如此大談面包,或者認為其是國家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你想勾勒出法國人的形象,只需要再加上自行車、貝雷帽和洋蔥。

眼下,法國人對面包的狂熱更加強烈。旨在將法棍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運動將于下月達到巔峰。

不過,法棍并不像人們有時認為的那樣傳統。這種長條面包的確切起源存在爭議。但沒有人會說它已經有200多年的歷史,肯定比那久遠。就面包的歷史而言,那就像是昨天。自從納圖夫人(我也是最近才聽說他們;他們生活在今天的巴勒斯坦)在公元前12000年前后制作面包以來,我們一直在吃這種食物。數千年后的蘇美爾人很擅長做扁平面包。

埃及人、希臘人和羅馬人加入酵母,令面包能夠發酵。到了中世紀,面包在法國既充當食物,也用作餐具。用餐者用一塊不新鮮的面包充當餐盤,飯畢,會把它們送給貧苦人或狗。

面包自然而然地成為家庭、社會和政治生活的中心。1774年至1775年的糧食歉收造成的物資短缺和物價飛漲是導致四年后法國大革命的關鍵因素。事實上,法蘭西第一共和國在1792年的最初任務之一就是管控面包價格。管控一直持續到1986年。

從19世紀開始,關于法棍面包具體起源的說法不勝枚舉。以前,法式面包都是圓的,多由面粉混合粗麥和黑麥制成。有一個故事說,長條法棍是拿破侖軍隊設計的,更便于攜帶。還有個故事聲稱,法棍是為修建巴黎地鐵的工人設計的,可以直接用手掰開。

第三種理論凸顯了新興的城市階層對每日新鮮出爐的面包的需求——以前,通常每周才烤一次面包,在農村地區,間隔的時間甚至更久。隨著蒸汽爐從奧地利傳來,壓縮酵母被采用,以及生產出更多精制面粉,新興城市階層對新鮮面包的需求得到滿足。將面粉塑成長條而非圓形,意味著揉面和烘烤的速度都更快,從而大大節省了時間和金錢。這樣制成的更白的面包,自然是只有有錢人才能享用的。

這種情況持續到1945年左右。正如魯昂的面包師傅克里斯托夫·克雷桑對我所言:“戰爭結束后,法國人民受夠了黑面包。他們都想要精制面粉烘烤而成的白色的松軟面包。對他們來說,這意味著苦難的終結。”依克雷桑所說,這也帶來了口味的終結。

一根法棍面包應該1.5~2.4英寸寬,1.2~2英寸高,約26英寸長(1英寸約合2.5厘米——本網注),重9盎司左右(1盎司約合28克——本網注)。外殼應該是脆的,內部松軟,呈蜂窩狀。一根“傳統”的法棍,成分必須僅限于小麥粉、水、酵母和少許鹽。除此以外無他。盡管售價只有幾十歐分,但絕對值得一嘗。(張琳譯自3月1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原題為《法棍面包的奇妙起源,以及法國人為何如此迷戀它》)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